Skip to content

SCI崇拜别把中国科研带偏了

SCI崇拜别把中国科研带偏了

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近30年的SCI一定想不到,自己会从一个最初是为了科研人员在短时间内找到与自己研究工作密切相关论文索引的工具,发表国际论文的示范并引导中国学者在国际上发表论文的推动者,逐步变成某种程度异化和扭曲科学研究目的,绑架科研和学术评定,让国内学术共同体爱恨交加、心情复杂的核心评价指标。

科研是为了认识世界和解决生产实践问题,论文只是科研过程中的副产品。由于我们对科研活动的规律性认识不足,把复杂的科研活动简化成等同于论文发表,再用论文发表的载体区分研究者水平高低显然是不靠谱的。如同生产关系不适应生产力必须进行主动或者被动调整类似,如今破除SCI崇拜并建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的科技评价体系,是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重要一环。

不同学科情况不同,SCI无法“一概而论”。由于SCI侧重基础科学类期刊的收录,因此主要适用于以发表论文为主的基础学科和应用基础学科的成果,对很多工程应用学科并不适用。

上世纪60年代,《科学引文索引》(Science Citation Index,简称 SCI)在美国正式出版。之后又拓展到社会科学、艺术和人文学科领域并发行了网络版Web of Science,成为世界上权威的科学文献引文数据库和功能完善的科学文献检索工具,与EI(工程索引)、ISTP(科技会议录索引)并称世界三大科技文献检索系统。

消费者 金女士:就说他们要有一个健身房要开业了。因为他们在深圳有三家店,所以我觉得就是我还挺放心的。他后来就帮我办了一个家庭卡,本身家庭卡是三个人一起办的,但是我是一个人,他说那我帮你,你一个人也可以享受那个优惠这样。

第二,用确定的时效绑架了不确定的科研产出。

“SCI崇拜”不破 新评价体系难立

当然,造成对SCI等指标的崇拜主要是利益的驱动,因此也需要国家出台相关措施,从上下游系统的斩断这种链条,前提依然是建立有效、符合当前中国国情的学术和科技评价机制。

在这种情况下,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率先提出了用SCI量化指标来衡量科研人员水平的评价方法,并在之后被国内高校、科研院所吸收沿用,逐渐成为主流的学术、科技评价方式,对于引导国内学者在全球高水平期刊发表论文,提升中国科研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接轨国际前沿科技,在当时是起到了积极作用的。

记者:那会员遇到这种情况找谁去?

SCI先天的缺陷和不足

当然,被“打脸”的不只是设计者,在涉嫌抄袭的争议中,大赛组委会恐怕也难辞其咎。这么明显的抄袭嫌疑都发现不了,所谓的“激烈且严格的评审”是否流于形式?况且,迪士尼LOGO的字体造型本就十分经典,也具有标志性,如果严谨一点,单就“视觉查重”也不难看出获奖的城市LOGO与之相似之处。那么问题来了:评选结果公布前,有没有经过专业人士把关?经过三个月时间选出的城市徽标获奖作品刚一出炉就遭到抄袭质疑,着实令人难堪。

它使得大部分科研人员将科学研究的目的从解决问题演化为发表SCI论文,科研评价成了数SCI论文,这其实也就解释为什么“唯论文”会成为科研领域的大问题。由于学术共同体的认知模式已经被这套量化指标绑架,直接导致了一些学术不端现象屡屡发生,也让一些国内学者更愿意在国外期刊上发表论文,造成了国内科技期刊水平“矮化”。

健身房工作人员:五年卡?

然而,它通过统计大量的论文以及某期刊某论文在某学科内的影响因子、被引频次、即时指数等量化指标来对期刊、论文等进行排行的功能,对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学术界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改革开放之前,科研水平高低、科研经费的拨付,并没有什么量化标准,也没有同行参与评价,完全是由行政部门官员说了算;上世纪80年代开始有了同行评审,但当时直接参与科研工作的人员数量有限,学术圈子非常小,评审不够严谨,主观性太强等。当然,改革开放也让中国科技界放眼世界。

丨预付类投诉集中在教育、美容美发健身和摄影领域

丨商家既不按约提供服务也不退款

消费者 金女士:6000块钱。我有健身的习惯,我就觉得很近,所以我就办了。

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设计者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走两步”?据报道,该获奖作品的推荐单位是大连印记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而设计者就是这家公司的法人。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参保人数为0,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第三,现行的以论文数量或引用量评价科研人员水平的方法已经形成了明显的受益团体。对于从事生物、化学、材料等基础研究领域的人,对于善写和易写论文的研究人员明显有利,期刊出版界明显是受益者。如果改掉现行的评价方法,目前还看不到谁是明显的受益方,当然,分类评价更公平,对国家科技发展有利。

记者:天安高尔夫花园那办的会员卡,他都没开业,办的五年的卡。

一般情况下,论文的引用率与论文的质量成正比。然而,论文被引用的原因比较复杂,有肯定性引用,也有否定性引用,有一些具有较高价值的论文的引用率并不高,比如像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以及很多数学的公理因为是常识而不会出现很高的引用率。而也有不少论文虽然在发表后获得了极高的引用率,后来却发现没有什么价值,甚至是错误的。例如,去年曝光的前哈佛医学院安维萨教授的31篇与心肌干细胞“c-kit+”相关的论文,不仅引用量很大,还有很多模仿研究,最后因涉嫌伪造和篡改实验数据被撤稿。所以仅仅根据引用率来评定科技成果,就很难全面评定出可经受起长期考验的科学成果,甚至可能评出错误的结果。

截至2019年6月,SCI期刊库收录了全世界1.1万多种期刊,其中主要是英文期刊。这就使得英文语种期刊之间和论文之间有很高的引证率,影响因子随之水涨船高,而其他语种期刊的影响因子则相对较低。由于SCI期刊较少收录中国期刊,因此很难用SCI这个评价标准涵盖国内学术杂志上发表研究成果的中国学者,客观上造成大量的优秀学术成果都涌向国外学术期刊,并使得国内学术期刊严重“营养不良”。

Copyright © 2019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第五,很多重大的科技成果无法用SCI评价。

健身房工作人员:我们也没办法,我也不知道你们应该去找谁,你就算去法院告也好,从5月份开始有很多人去法院告,我们也没办法去承受那些。

深圳赛乐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员:最多我们要帮你争取的,就是用那边卡到这边来锻炼。

深圳的金女士遇到了一件让她一年来都很烦心的事情。去年7月,金女士在小区里遇到了自称是深圳赛乐威健身管理有限公司的推销人员,他声称在这个小区里马上就要开一家分店,预存一定金额并且在一周内办理健身年卡就可以给很大优惠。

记者:你刚开始交了多少钱?

首先,应有效地扭转科技评价的功利化导向。鉴于科学研究的长期性和积累性特点,对科学研究成果要进行分类评价,针对不同类型的科研开展全面的综合评估,应将同行评议与其他多种评估手段结合起来,围绕着知识价值进行定量指标、定性指标、机构对比、国际比较等。评估内容不仅应包括近期论文的产出和引用,而且更应包括其多长期综合影响,突出同行评议的价值评估。学术界应该减弱对SCI收录期刊发表论文的神圣化,大学和研究机构应取消对发表SCI收录论文的奖励。

丨前十个月深圳接预付式消费投诉1.9万宗

深圳赛乐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员:这里不是赛乐威,赛乐威临时倒闭了,我们现在是橙乐健身。

金女士多次与该健身连锁机构工作人员沟通退款事宜,一直协商未果,截至目前仍未全额退款。

SCI本身有其天然不足与缺陷,一旦唯SCI,其先天的缺陷对于科研整体的误导和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如今,有人戏称SCI、ESI等指标就是学术界的GDP,原因就在于这些指标与奖金、拨款等物质利益因素直接挂钩。很多项目评审组仅仅根据申报材料里的SCI论文数目和引用数量就得出评审结论,几乎不去考察论文的内容和实际水平如何;同时,众多学者的“帽子”、收入也与这些数量指标关系甚大,比如目前国内几乎所有大学都对学校员工发表在SCI收录期刊的论文实行奖励制度,而且把期刊分为不同级别种类设立不同的奖励金额,在《Science》《Nature》等所谓顶刊上发表论文的奖金更高……上述种种,自然就出现了“SCI崇拜”的怪圈。

据报道,大连市文化和旅游局近期开展了“大连有好礼”首届大连文化创意和旅游纪念品大赛,经过三个月评选,最终选出作者苏占英的设计作品获得LOGO设计类奖项。但该作品发布后,许多网友表示,大连城市LOGO获奖作品的字体部分疑似抄袭迪士尼(Disney)字体造型。17日,大连市文旅局称,目前正在调查,一经查实将取消参赛资格并追回奖励。将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随着事件不断发酵,还有更多疑点被人扒出。有人指出,该作品部分设计元素还抄袭了江苏淮安涟水县的城市LOGO形象。知名书法家叶根友也吐槽称,这款作品中“大连”两个中文字体使用了其书法字体,但没有得到其授权。

抄袭现象并不鲜见,但如果千挑万选的城市徽标获奖作品被质疑抄袭,那就非常尴尬了。最近,大连城市徽标获奖作品涉嫌抄袭迪士尼一事,就被闹得沸沸扬扬。

最后,过度重视在国外期刊上发表论文,是国内科技界学术不自信的表现。从国家角度来说,由于国内一些科技期刊的羸弱和评价制度的不合理,导致中国人的研究成果都争先恐后地拿到国外期刊去发表。科学无国界,但科研经费的来源是有国界的,技术的使用是有国界的,知识产权的归属更是有国界的。科研成果首先在国外发表,使得国内同行不能在第一时间受益,影响了中国的科技发展,浪费了国家的科研经费投入,这是个大问题,应该要得到根本改变。

即便在基础研究领域,不同学科之间也是冷热不均,如生命科学、化学、材料学等容易发SCI论文的学科就应者云集,而物理、数学等学科就举步维艰;即便是同一学科,不同的研究方向有的偏理论,有的偏应用,有的热门,有的冷门,此消彼长之下,学科内部的发展也会出现极大不均衡。这种忽视科学研究提高对自然界认知和解决问题的可能性,而仅仅以SCI为风向标的功利性倾向完全异化了科研的目的。

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的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改革培育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意见》,会议提出“要以建设世界一流科技期刊为目标,科学编制重点建设期刊目录,做精做强一批基础和传统优势领域期刊”,这为中国建设一流科技期刊指明了方向。事实上,只有科研管理机构不再盲从SCI了,学术期刊不再打破头挤进SCI了,鼓励中国科研人员将研究成果第一时间在国内发表,才能达到提高中国科研水平国际影响力及保有科研数据知识产权的根本目的。作为学术论文的出口和重要终端,本土学术期刊能否崛起将成为确立中国特色新时代科研评价标准的关键一环。

其次,本土的科技期刊应该起到积极作用。中国科研人员用中文发表论文是责任也是义务,受国家科研经费资助的研究成果首先应该在国内发表,让国人能看懂才能提高国民科学素养,提高国家的竞争力。一些打着SCI收录、中文核心期刊的噱头,却因为某些评审看不懂国人的优秀研究论文连连拒稿,导致论文作者改投国际顶级期刊,并被封面报道的反转事件时有发生。国内科技期刊与其花费大量精力和财力钻研如何被SCI收录,不如多吸引高水平编委和评审,让优秀论文通过期刊真正体现出它的科研价值,才是迈向一流学术期刊的有效途径。

第四,英文期刊占比过高造成影响因子偏向性过强。

科技评价由改革开放前的行政部门说了算,到有一定数量指标作参考,应该说是一种进步,但过分重视数量指标导致了科研工作忘了初心。这些年对科技评价进行改革的呼声此起彼伏,可谓一浪高过一浪,报刊文章和论文很多,政府部门的文件意见也发了不少,但实际进展并不明显。以论文评价科研水平的方法改不掉的原因可能很多,归结起来可能主要是以下四个方面的因素:

记者:你这里不是健身房啊?

记者:你好,是赛乐威的水松店吗?

中国科技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科技评价机制和导向,而破解“SCI崇拜”直接关系到新时期科技评价机制能否成功确立,因此我们应该重视以下几点:

第四,各个层次的科技管理部门勇于担当的领导少。口头上或认识上,不少领导都看到了以论文数量或引用量评价科研人员水平的方法产生的弊端,有些评价方法的改革,其实就是部门或单位领导下决心即可,但有些人还是犹豫不决。譬如:很多大学校长都认识到了以论文相关数量来评价教师水平对学科和学校发展带来的危害,但校长有权却很难下决心改变这种数量评价方法。很现实的问题,如,某个学校想取消对发表SCI收录论文的奖励,但我们学校改了,其他学校不改,我们排名下滑怎么办,校长能向学校交代吗?

模仿借鉴不能没有底线,否则就容易陷入抄袭的嫌疑。大连城市LOGO获奖作品是否抄袭了迪士尼经典LOGO标志,把二者放在一起一对比,基本一目了然,用“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形容恐怕并不为过。

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近日发布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0月,共收到预付式消费投诉1.9万余宗,同比增长105.38%,其中涉及经营者停业或跑路的投诉4720宗,占预付式消费投诉总量的26.67%。

消费者 金女士:他就强迫我一直去他们另外一个健身房健身,但我说我不去,我办的是我们小区的健身房,但你现在不开了我觉得你要把钱退给我。

当然,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从去年开始,科技部、教育部等多部门破除“四唯”“五唯”的专项行动对于中国的学术、科技评价体系无疑是一个破而后立的重要契机,代表作和标志性成果等多维评价机制的探索将为中国特色科研评价体系的建设提供重要的借鉴和依据。

丨消费者办健身卡遇烦恼

当然,一切问题的根源,不是SCI,而是异化它的力量。

健身房前台工作人员:对。

第一,SCI“偏科”严重。

在三楼的健身房接待大厅记者看到,服务台后一整面墙标注着“赛乐威健身”的英文标志。当前台工作人员得知记者是来了解退款事宜后,便叫来健身顾问进行接待。

记者:这里是赛乐威为吗?

正常的科研活动需要做深入研究并长期积累,如果用SCI论文发表的时效、数量来评判,那科学史上很多著名科学家都会被“淘汰”。以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时年59岁的加拿大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为例,作为55年以来该奖项唯一的女性获奖者,她仅有6篇论文代表作,其中获得诺贝尔奖的那篇论文还只是发在影响因子1.0左右的学术期刊上。

随后,金女士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签署了健身会员合同,交了5996元办理了个人至尊五年年卡。然而,就在交完钱的不到一个月,让金女士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要知道“Dalian”一共才6个字母,竟然还“模仿”到了非常注重版权保护的迪士尼的头上,还敢拿去参加大赛,心安理得地拿奖,此等勇气和胆气,真是“没谁了”。

SCI引入中国的前世今生

记者:她的卡怎么办?不退啊?

论文的发表和引用仅仅发生在学术团体内,也就是说,只有写论文的人才会引用别人的论文。科研是探索未知世界和改造世界,解决生产实践中遇到的问题,很多重要研究成果并不一定是以论文的形式来呈现,很多论文可能启发或指导了工程技术人员解决了实际问题,但他们不一定去写论文,就不会产生引用。比如,互联网早期的研究根本就不许发表论文、数码相机取代胶片相机不是学术论文能够实现的、移动互联改变了我们的信息获取方式是在大量研究基础上取得的,但这些研究论文很难上得了“高被引排名”。用论文的引用率只适合评价个别学科基础理论研究。以发表载体评价论文水平,以论文引用次数评价研究人员水平,这肯定不是搞科研的目的,因此科研评价导向要尽快脱离论文指标的绑架。

消费者 金女士:他是说九月份要开业了,后来就是八月底的时候我就听我有一些朋友跟我讲说,我们小区那个健身房开不了了。然后健身房的有一个人加我(微信),他就说他以后就是负责我们这边的会员,我就说你们那个健身房是不是开不了了,如果开不了我想要把我的钱退回来,他们那时候就一直推。

SCI是如何被扭曲的

(作者为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副会长兼人才发展专委会理事长、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

记者:那交了钱,这个卡一次都没用过,店都没开业,不能退钱吗?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金女士家小区未开业的那家分店外,赛乐威公司在深圳地区还有两家门店,其中南山店已于今年3月停止营业。为了弄清真相,记者来到来到电话里工作人员提供的地址:下沙地铁站外的水松大厦,一层临街清晰的挂着“赛乐威健身”的门牌,记者随即来到三楼。

健身房工作人员:都说了,退不了,而且赛乐威倒闭了,跟我们没有关系。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深圳赛乐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员。

从本质上说,期刊和所发表的论文只是SCI的统计样本, SCI的核心是科技期刊和论文索引(Index),就如同图书馆内的图书分类卡片。在资讯不够发达的年代,SCI对于科研人员查阅最新文献、减少期刊订阅成本、追踪国际科技前沿以及具体的课题研究时有较大的帮助。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SCI原来的本质功能逐步衰减。

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秘书长 冯念文:比较典型的有这样两类情形,一个就是消费者在支付了预付款之后,发现服务的质量承诺并不如当初消费者所获知信息,就是货不对板,简单讲。第二种就是预付消费跑路,就消费者付的一笔款之后,这个商家消失。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健身房工作人员:她的卡可以停,可以转到这边来锻炼。

消费者 金女士:后来承诺我就说帮我卡转了,就说帮我卡转给别人,然后退了2000块钱,还有4000块钱没有未退。

当时的SCI给我们提供了科技评价客观的尺子,历史地看,是一种进步。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SCI逐渐被神化,在科技评价中,唯SCI、ESI的做法越来越严重、普遍。

为了迎合这种量化指标性的评价模式,有的学者靠热点、拼凑、抄袭等,短短几年发表数十篇甚至百余篇SCI论文,却对解决实际问题没有任何意义;有的高校为了SCI的光环,在进行人才招聘的时候直接“明码标价”,要求3—6年内要发表多少篇SCI文章,否则不能留任;有的省份甚至将SCI、ESI指标纳入到高校建设指标中……

深圳市消委会的工作人员介绍,有关预付费类投诉主要集中在教育培训、美容美发、健身和摄影四大领域。投诉量较多的跑路商家以健身行业和教育培训行业为主。

金女士家小区里的健身房迟迟未能开业,半年过去了,该门店的开业计划已经取消。通过多次与这家健身房工作人员沟通,给金女士的答复是不能退款,只能转到深圳赛乐威健身房的水松店进行消费。

第二,在文化上我们往往追求显性的公平。显性公平就是要有可靠的数量指标比较,论文数量或被引用数量、期刊影响因子等数据容易计量,容易比较。如果不能用定量的数据来比较,用定性估计说谁的水平高,职称判评给谁,也许评审人是出于公心,但难免有人就有认为你有猫儿腻。

第一,我们的职称与待遇挂钩体系单一,或者说只有评上某个级才能使其待遇得到保证。社会上经常质问,外科医生只要手术做好了,能治病,为什么必须发表论文?因为单一的职称与待遇挂钩体系,外科医生要评上职称,才能长待遇,制度上没有为外科医生、农业技术人员、工程技术人员等设计出其他合理增长待遇的渠道,他们也只能按要求拼论文。

对比不难发现,大连城市LOGO中的“D”“i”“N”“A”等字母,和迪士尼LOGO中的字母基本完全一样,重合率几乎100%。此外,从构图造型、作品意境、设计思路等方面看,二者也有不少“异曲同工”之处。

幸亏只是获奖作品,而不是最终确定的城市LOGO,否则就真的是“Dalian”变“打脸”了。此次疑似抄袭事件再次提醒相关部门,城市LOGO评选关乎城市脸面,大意不得。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深圳赛乐威水松店的工作人员:赛乐威就是倒闭了,这个地方就是之前赛乐威的其中一家分店,另外一家健身公司把倒闭的赛乐威给买过来了。我们店就在下沙,下沙地铁站水松大厦3楼。

健身房前台工作人员:是呀。

第三,引用率准确性的问题。

不仅如此,学者需要发表SCI论文,高校也需要SCI数量光环加持。可以说,SCI、ESI等评价指标直接影响和改变了中国高等教育的生态和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