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90后青年的“庞氏骗局”重创家乡涉案资金近300万元

90后青年的“庞氏骗局”重创家乡涉案资金近300万元

村民贪图“利息” 骗子惦记本金

90后青年的“庞氏骗局”重创家乡

收到村民们转来的资金后,王文培并没有拿去投资,这笔钱一部分被王文培挥霍掉了,一部分用来支付其承诺的13%-25%不等的高额利息。

蔡某是王文培所在保安队的队长,他说,王文培曾陆续向很多同事借过钱,从两三千元到四五千元不等。

“我们是按照中考成绩从高到低选定的。”她回答。

在另一位家长提供的录取通知书复印件上,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看到,这名学生被该校计算机平面设计专业录取,录取专业后面列着“普通中专”和“高职大专”两个选项,“普通中专”已被划掉,落款是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并盖有该校招生办公室的公章。

至此,王文培策划的高利息投资骗局也就破产了。

在这场庞氏骗局中,被骗的村民们贪图王文培的“高利息”,殊不知王文培早就惦记上了他们的“本金”。

几个月后,刘鹏的孩子中考考了301分。两天后,他们收到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我们的孩子都是300分以上,为什么187分的学生都能上‘3+2’高职,我们却不能呢?”孟光对记者说。

(原题为《河北三十余名学生升学遇“超招”》)

该校招生负责人称,这种要求不太可能实现。她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为了对学生进行弥补,学校决定集中为这些孩子补课,希望通过老师和学生们的共同努力,让这些学生通过“单招”或“对口”等方式,最终考上大学。

王文培是海南省定安县龙门镇清水塘村的村民,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便从村民口中带人致富的“老板”变成了人人喊打的“骗子”。

“今年已经投资失败了两次,第一次被传销骗了钱,第二次又是这个。这个年都过不好了。”一位被骗的村民感慨道,王文培的欺骗让他们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相关学者的研究显示,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主要有“项目集资”“合作金融”“公司入股”“投资理财”“私立机构”等形式。

对此,家长们并不接受。孟光说,按照学校的最新安排,就算孩子最终有机会读大专,也需要读6年,这样比“3+2”多花了一年时间,也多了一年的费用。

骗子被捕了,但骗子给清水塘村许多家庭带来的伤害还在继续。

目前,家长们坚持要求,既然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给学生们发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就应该继续让孩子们读“3+2”高职。

11月14日,刘鹏接到孩子的电话,说学校要求改读普通中专。“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又气愤、又惊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学生家长对此表示质疑。他们向记者提供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2019级6班的一张表格,表格是学生入学军训期间,校方让学生确认信息时使用的。表格上显示了学生的中考成绩。据学生们反映,一名学生的中考成绩只有187分,但未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村民王某在海口做租车包车的营生,在这场骗局中被骗数额较大。“他跟我们说他在哪里上班,有门路让我们投资。他跟我们每个人都说不要告诉别人。后来我们在一起喝茶时才知道,原来很多人都投了。”

在村子里,一位没有上当的村民告诉记者:“一方面我们真的没钱投资,另一方面,想想看,他一个小保安,哪来这么大的本事!”

“这120个学生是按照什么标准选定的呢?”记者问。

定安县警方提醒公众,为了免受诈骗损失,在政府加强对诈骗行为监管的同时,民众也万不可产生贪婪之心,切记“天上不会掉馅饼”。

家长们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他们曾询问学校为什么要求这些孩子改读普通中专,标准和依据是什么,但学校未给出解释。

定安县公安局通报称,该局于12月16日抓获王文培,破获系列诈骗案20余起、涉案资金近300万元。王文培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此次被要求改读中专的30多名学生,就分布在这4个“3+2”招生专业。

90后青年王文培在他自己的村里进行了一场精心编织的“庞氏骗局”,他提供的月利息高达13%-25%,引诱了不少村民上当。但最终和所有的“庞氏骗局”一样,王文培的资金链断裂,他本人或将面临牢狱之灾。

定安县公安局调查发现,王文培于2018年8月左右在海口秀英港码头当保安,爱去酒吧蹦迪享乐,挥霍无度,花销极大。他的月薪仅有2100元左右,钱不够花,便产生了骗钱的念头。

他们最后选择了机电技术应用专业。今年3月23日,刘鹏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招生办公室缴了400元费用,票据上写着“报名费、书费”,另外还注明了“机电3+2”。

一个仅有初中学历的港口保安,竟能发动几十人进行总额达几百万元的“投资”,当拙劣的骗技被高额的利息包裹,骗子的狡诈和受骗者的贪婪一时间成了清水塘村最热门的话题。

8月18日,刘鹏送孩子到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报到,缴了6800元学杂费。“当时收费的工作人员说是3年的费用,我觉得费用也不多,就一下全缴了。”

另一名学生家长孟光也说,他家孩子班里有18个被录取到“3+2”高职班的学生,也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学校也没通知家长,就让孩子自己签名改了,这些孩子都是未成年人,学校这么做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王文培的骗术实在不见得有多高明,但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与王文培类似,很多骗子利用农民,特别是中老年农民,受教育程度有限、对金融知识的概念很模糊、法律意识淡薄、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容易轻信亲朋好友的推荐、贪利等心理特点,对其实施诈骗。

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招生简章介绍,这是一所始建于1958年的公立学校、河北省重点中专。该校与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合作举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前3年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就读,涉及机电技术应用、计算机平面设计、计算机网络技术、市场营销(电子商务)4个专业。学生经面试后择优录取,额满为止。学生入学后,学校即与学生签订培养就业协议,保障学生全部定向安排就业。

今年年初,刘鹏考察了3所学校,反复斟酌后,最终确定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联合开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先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读3年,然后去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读两年,拿一个中专毕业证和一个大专毕业证。

但面对“高回报”,还是有很多人掉进了王文培的陷阱。

本报海口12月24日电

他通过咨询了解到,这种学制下,学生需要参加转籍考试,成绩合格者转入高职,毕业后发大专文凭。在教育部门的学历证书电子注册信息中,这类学生“考生特征”一栏填写的是“三二分段”。

用高额回报包裹拙劣骗技

她还告诉记者,其实每年指标都不够,每年都需要争取增加名额。

保安队队长蔡某说:“前段时间他们村民打电话过来问我,王文培是不是跟人合伙在这边做什么生意,当时还说是跟我融资合伙开公司,有几百万元在里边,我说完全没有这回事。”

清水塘村隶属于定安县龙门镇大山村委会,目前包含两个村民小组,尚有10多户贫困户。走进这个处处是砖石瓦房的村落,槟榔树间,王文培家那三间贴满瓷砖的新房、外墙上的空调挂机,异常显眼。

部分学生家长曾要求学校公布这批新生的中考成绩,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拒绝公开。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查询到,2019年河北省“3+2”高职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为200分,为何187分能上“3+2”高职?该校招生负责人在受访时未作解释。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在家长们向学校缴纳的学杂费收据上,也注明了学生专业和“3+2”字样。

“他9月说有事借钱,我就借了一万七给他,因为之前五六月份借钱给他,他很快就还了,谁知道现在根本联系不到他。”蔡某说。

经定安县公安局大量摸排走访,12月16日,犯罪嫌疑人王文培于家中被警方抓获。目前,王文培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定安警方刑事拘留。

当一个年轻人动了歪心思

刘鹏对记者说,他的孩子上初中时成绩不太好,觉得考高中无望,但他又想让孩子上大学,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选择了“3+2”高职。“3+2”是指中高职三二分段制,由部分重点中专学校和高职院校经批准联合举办,学制5年。

12月12日下午,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一位主管招生工作的负责人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今年这事儿做得不漂亮,的确是招超了。”她说,2019年分配给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3+2”计划指标是100个,指标是河北省发改委下达的。“因为今年招超了”,经过学校努力,最终增加了20个指标。

就这样,以虚构买票赚取差价分红为由头,王文培先后骗了20人向其投资,被骗者大多为清水塘村村民。截至王文培被抓,涉案金额已经高达约300万元。

虽然王文培在跟每个人拿到钱之后都会嘱咐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但前期投资尝到“甜头”的村民很快放出了消息。有个人起初每个月都能得到高额回报,就立马拉上自己的父亲一起投资。

在王文培被刑事拘留之前,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曾打通王文培的手机,在记者告知其采访目的后,王文培拒绝接受采访。但了解到有受骗人准备报警后,王文培在电话中表示很生气。

王文培先后找到同村、附近村庄还有海口相熟的朋友,称自己在当买票的“黄牛党”,可以利用工作之便,让货车不用排队直接上船,但是需要先垫钱付购票款。

“听上去还不错,又是公办学校,于是我才决定让孩子选择这个。”刘鹏说。他还到学校咨询过,据他回忆,一位招生工作人员告诉他,“只要孩子中考考到300分,就没问题”。

由于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的涉案人数比较多、金额比较大、追赃困难,且农民的积蓄累积起来不容易,所以农民一旦被骗,生活将遭受巨大损失,甚至会导致极端事件,影响社会安定。

这位招生负责人介绍,今年学校向大约160名学生发出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因此,只有120人能上“3+2”高职,其余30多人要转成普通中专。

骗子被拘后,伤害还在继续

村民介绍,王文培目前家中有二老、妻子和儿女,村民们原本对他印象不错,不敢想象他如何一步步滑入深渊。在得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想去王文培家采访时,村里的一位村民不愿意让儿子给记者指路:“我们一村人都听说他的事了,很多村民都被他骗了。(给你指路)怕他父母骂,我们不想招惹。”

“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金额比较大,他现在已经没钱给我们了。”王某当时认定王文培的行为是诈骗。

早在2017年,河北省招生委员会就曾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中职招生秩序,各地各学校未经省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超计划招生或擅自降分违规招收学生,并且将严厉打击和严肃处置非法招生和招生欺诈行为。